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小鱼儿论坛 > 阿不都拉乡 >

郭国义:村民心中的好“多克得儿”

归档日期:07-13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阿不都拉乡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在塔城市阿不都拉乡库吉拜西村,有一座院落。一色的老旧砖墙方方正正,与其它院落没有什么区别。有所不同的是,这个院子里总是飘出一股药水夹杂着消毒水的味道。

  这里住着一位老人,他就是库吉拜西村医务所的乡村医生郭国义,这里不仅是他的家,也是他工作的地方。

  郭国义的诊室是一间近四十年的老房子。他说:“不光我的这个诊室有几十年的历史,连我的医药柜和医学书都是老古董了。”

  郭国义的爷爷就是一名中医,他从小耳濡目染,长大后当医生的念头很早就种在了心里。

  1959年,5岁的郭国义随父母从老家来到了新疆。辗转多地后,在1963年来到了塔城。这一呆就是52年,郭国义在这里实现了自己的行医梦。

  由于郭国义聪明好学、活泼机敏,1975年,由村民推选并经过三个月的培训,郭国义成了一名“赤脚医生”。

  在郭国义的诊室桌子上,摆放着一盏台灯,灯的底座是块不起眼的玻璃,圆柱形塑料管支在玻璃底座上,最上端架着一个灯泡。这是郭国义自己制作的台灯。

  正当笔者对这个台灯感到好奇时,从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

  随着脚步声的临近,一名中年男子进了屋,他对郭国义说:“郭大夫,我们是从也门勒乡过来的。我妻子脸上、胳膊上一直出疹子,看了好多医生都没有看好。听别人说,您看皮肤病看得特别好,想请您帮忙给看看。”

  中年男子向郭国义讲述病情后,为了将疹子看得更仔细,郭国义拿起自己制作的台灯,仔细地在病人脚底、胳膊上观察着。

  待郭国义诊断结束,给病人开好药,送病人离开后,他向笔者介绍起了这盏台灯的制作初衷。

  郭国义说:“当初做这盏台灯是为了晚上给病人做皮试、打吊针用的。因为晚上灯光昏暗不好扎针,尤其是孩子的吊针最不好打。别看这个台灯看起来不起眼,但是作用却很大。”

  郭国义四十年如一日,守护着村民的健康。从风华正茂到双鬓微白,他从未离开乡村医疗岗位。

  四十年来,郭国义接诊病人17万余人次,每年开处方八九千张,注射、静滴近万人次,接生几十个新生儿,从未发生过医疗事故。

  阿不都拉乡共有21个村,郭国义每天走东家、去西家,对需要关注的老人和孩子更是付出了心血。

  提起郭国义行医的事,几天几夜也说不完。“说起来呀,我儿子的命还是郭大夫救的呢!”村民王秀丽说。

  29年前的一个冬夜里,王秀丽的儿子发高烧,大半夜她背着儿子摸着黑到了郭国义家。熟睡中的郭国义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,赶紧将孩子抱到医务室。“由于条件有限,郭大夫建议我将孩子转到乡卫生院,但那时已经是半夜了,根本找不着车。在我束手无策的时候,郭大夫主动提出帮我送孩子去医院。”王秀丽说。

  “那时候正值寒冬,刺骨的寒风向我们袭来,把人冻得鼻酸头疼,两只脚就像两块冰。我们两个人背着孩子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,到了乡卫生院,我们俩的头发都被汗水浸湿后又被冻成了冰碴。”王秀丽回忆说。

  王秀丽说:“儿子长大后一直不忘郭大夫的救命之恩,只要他回来,肯定会去看望郭大夫。儿子常说,如果当年郭伯伯不救我,那就没有今天的我。”

  郭国义在村里不仅给人看病,解救村民于痛苦之中,同时,还是村里的“接生婆”,他接生的孩子有五六十个。郭国义说:“生病不分时间,只要有人找我出诊,无论有多少困难,我都会背起诊箱一同前往。”

  30年前,一个年三十的傍晚,郭国义正在和家人一起吃年夜饭,突然听到远处传来马蹄声,声音越来越近。郭国义知道肯定又有急诊了,赶紧放下碗筷迎了出去,正撞上急匆匆往他家走的牧民拜克西。

  看到郭国义走出来,拜克西一把抓住了他的手,气喘吁吁地说:“郭大夫,我老婆快生了,您快帮帮忙吧!”

  听了拜克西的话,郭国义来不及和家人打招呼,冲进屋里拿起大衣、提起医药箱,对站在门口的拜克西说:“快走。”拜克西看着屋里热热闹闹的一家人和一桌子的饭菜,突然想起了什么,难为情地说:“郭大夫,我知道今天你们过年,我不该这个时候来打扰您,可是,我老婆快生了,如果再不救她,她就会没命的。”

  经过一夜折腾,天快亮的时候,一声响亮的哭声划破了寂静的天空。“生了,生了!是个大胖小子!”郭国义兴奋地呼喊着。

  拜克西看到儿子后,激动地和郭国义拥抱在一起,哽咽地说:“郭大夫,你对我全家的恩情,我永远不会忘记,你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啊!”

  郭国义有很多去大医院工作的机会,但他都毅然放弃了。他的脚步踏遍了村里的每个角落、每条巷道。只要百姓需要,他必随叫随到,半夜出诊早已是常事

  郭国义行医多年从未收过任何出诊费。由于他的医术精湛,有很多外乡的患者慕名而来。郭国义每次都及时为病人治疗,有时深夜有人赶来看病,他也从不厌烦,直到病人病情稳定,他还要再嘱咐几句,才放心让病人回家。

  不仅如此,很多病人由于家庭困难看完病没有钱,郭国义就给他们赊账。这些年来,他累计为患者赊医药费10多万元。

  郭国义从来没有开口向病人要过这些钱,用他的话说:“人不能忘本,是乡亲们选我当村医的,做好我的本职工作是最重要的。”

  1996年冬(春节前),一位63岁的老人因高血压引起双腿瘫痪、语言不清。经郭国义30多天坚持针灸、电疗,中西医结合药物治疗,病情得以好转。

  尽管当时气温在零下二十多摄氏度,郭国义坚持到患者家中去针灸。病人暂时经济困难,郭国义就自己掏钱替病人付药费,就这样,病人在治疗三十几天后,病情终于有了好转。

  多的上千元,少的只有十几元,密密麻麻。有些人收入有限,看病一般都采取赊账的形式,等到家里有多余的钱了再还;有的成年累月就在那里挂着账,家庭困难实在还不上,郭国义就会把账单划掉,从不再提。

  采访期间,郭国义的电话不断。原来是一些腿脚有病的患者,由于无法走动,需要郭国义到家里出诊。下午5点,郭国义踏上了出诊路。

  刚到村口,有几位村民迎了出来,听说笔者是来采访的,正在聊天的几位村民争着向笔者说:“你可得好好采访一下我们郭大夫,他人可好了,不管你有没有钱,郭大夫都会想办法给你治病。”“其他村的都来我们这找郭大夫看病呢。”

  听到村民们这样说,郭国义显得有些不好意思,点头笑了笑,加快了脚步,向问诊村民家走去。

  还没到村民家,就看到一位老人拄着拐杖站在门口,远远地向我们招手。到了门口,郭国义上前握住老人的手,用流利的哈萨克语和老人问好。

  老人叫热马扎,今年已经74岁了。老人说:“郭大夫不是外人,他是我的兄弟。我们从小一起长大,认识五十多年了。”

  “我的腿一直都不太好,每次腿疼的时候,我就给他打电话,他都会来给我治疗,帮我按摩缓解疼痛。他知道我困难,很多时候都是免费给我治的,还在生活上资助我。这些年,我没少麻烦他。他是我们心中的好多克得儿(哈萨克语,意为大夫、医生)。”热马扎说。

  郭国义为老人看完病后向老人道别,老人握着郭国义的手久久不愿松开,眼里泛起了泪光,拄着拐棍颤颤巍巍站了起来,非要将郭国义送到门口。

  这么多年来,郭国义在村里赢得百姓的心,但让他愧疚的是陪伴家人的时间太少了。

  提起郭国义给村民看病的事,郭国义的妻子一脸无奈。她说:“只要有病人叫他去看病,无论他在干什么,都会扔下手中的活去给别人看病。”

  “有一次,我和老郭准备给地里的庄稼浇水,刚走到地里就听到远处有摩托车声,车还没停稳,就听车上的人喊道,郭大夫!我媳妇要生了,肚子疼得不行,您快去看看吧!老郭听后,扔下手中的活儿就跟着人家走了,我当时看着那么一大片地,真是欲哭无泪啊!”郭国义的妻子说,有时对他挺生气的,可是想想,人家相信他才会叫他去,再说了,治病救人是他的职责。

  从“赤脚医生”到乡村医生,郭国义扎根农村40余年,成为村民生命的“守护神”。

  当问起郭国义打算什么时候退休时,他笑着说:“我要退休不干了,这些乡亲怎么办?干到干不动的那一天吧!”

  谈到今后的发展,郭国义说:“我想把这里办成最好的村卫生所,让村民足不出村就能享受到好的医疗服务。”

本文链接:http://artanmedia.com/abudulaxiang/166.html